【天天资讯网】欢迎您,今天是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人物访谈 >  正文

毕胜的小米化改造,电商再创业做必要,C2M的先锋OR先烈?

2015-09-24 13:10  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 我来投稿 我要评论

  摘要:毕胜认为:“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国制造业,无论大小都会死。因为格局太小,转不过来;或者是思维转了,生产线改造了,但质量又不过关。真要是那百分之一留下的,就会大成。”这次创业,他还没有和一向交好的雷军聊过,因为自己还没做出成绩来。

  

毕胜的小米化改造,电商再创业做必要,C2M的先锋OR先烈?

 

  2010年创办小米时,雷军曾经反思过去的人生经历,其中一点体会是“人欲即天理”。

  事实上,这正是2007年时正计划做鞋类电商的毕胜讲给雷军听的——“人欲要不然是对名,要不然是对利。商业平台给不了用户‘名’,但给得了‘利’。”毕胜对雷军说。

  但当时,掌握了理论的毕胜并没有太多实践。后来,毕胜干了五年电商,交了几亿学费,结果痛斥垂直电商是“骗局”。

  现在,毕胜又重回到电商创业。

  这一次,他给传统制造泼了盆冷水——“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国制造业,无论大小都会死。因为格局太小,转不过来;或者是思维转了,生产线改造了,但质量又不过关。”毕胜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说。但话锋一转,“真要是那百分之一留下的,就会大成。”

  在他看来,C2M(Customer-to-Manufactory,顾客对工厂)模式落地的时间点已经到了。市场价上万的奢侈品女包,生产成本只有百元,从生产到消费要经过20多个加价环节,有100多倍的加价,但如果能够以消费者需求为开端,用互联网数据驱动生产制造,直接连接消费者与生产制造商,把所有的流通环节、库存全部打掉,用户下单才生产,不仅实现零库存,也能最大程度降低产品成本。

  而从专售鞋子的乐淘到客户定制产品的“必要”商城,用毕胜的话说,“这就像打游戏冲关,当你发现马上打到大Boss的时候,而且周围人只有你最接近打败大Boss,不去打,心痒难耐。于是在40岁又毅然决然地出来创业。”

  这次,必要还会是“骗局”吗?

  毕胜的小米化改造

  乐淘曾让毕胜交了不少学费。

  在一次垂直电商是“骗局”的演讲里,他分析,正是高额成本,如流通、库存以及流量等成本让电商模式失去盈利的可能。带着这个定论,卖掉乐淘后,毕胜很少和圈内朋友联系,连一向私交不错的雷军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。

  “做垂直电商没办法盈利,到底是因为我不会盈利还是模式存在问题?”毕胜反思。

  在休假期间,他研究了大量零售企业财务报表,发现一个问题:不只是线上垂直零售无法获利,连传统企业也是利润微薄,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

  “所有零售企业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是库存。”毕胜说,而应对的最好方法就是打掉库存。

  具体而言,就是从用户直达制造商,从制造商直达用户,去掉不必要的环节,保证商品的品质。毕胜把这种模式称为C2M,也就是必要做的事情,即负责搭建平台,和用户直接打交道,而产品的生产和设计、售后均由工厂来主导。

  和此前乐淘2000多人规模的团队相比,这一次毕胜把团队做轻,目前团队只有七八十人,大部分是技术、运营和服务。

  在必要的商业模式中,“必要商城根据不同品类的商品拿走不同比例的扣点。而在每件商品总共20元的利润中,生产商拿占绝大多数的份额。

  但要成为必要商城的合作伙伴,毕胜提出了四个“必须”:必须是全球顶级制造商,必须拥有自己的柔性制造链(每一家制造商的改造成本至少在5000万元以上),必须接受必要的定价体系(在制造成本的基础上加价不超过20元),必须与全球顶级的设计机构合作。

  而毕胜此前投资的3D技术团队,也在必要平台上落地。可以看到的是,必要平台的用户可以在线选择个性化需求的零部件,系统还会自动生成3D产品图片,进行模拟试戴。

  按照像小米那样单品打造高性价比爆款的思路,毕胜分别谈妥了Burberry、Prada、UnderArmour、耐克、依视路及卡地亚中国的供应商,推出女鞋、运动鞋、眼镜及配饰等多个品类。

  最难的是传统思维改变

  想清楚了C2M模式怎么做,实际操作却并不容易。

  在这背后,必要必须面对两个问题:第一,顶级供应商凭什么跟着必要一起干?第二,制造商如果想做C2M,就需要改造生产线,这至少耗费数年投资数千万。

  毕胜坦言,事实上必要没法说服这些顶级供应商,而是他们自己说服自己。因为面临制造业下滑,奢侈品的订单也会变少,让他们越做越踌躇,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。“他们也上天猫开过店,结果被库存压死了。你想它卖件衣服,就是赚个加工费,真要压着几千件衣服,他不白干了?”

  但在寻找合作伙伴的过程中,毕胜总结,一般顶级供应商还是接单思维。“厂家上来就问,必要能给我多少单?我说给你多少单,不是我说了算,是你的产品决定的。”

  “另一种思维是,问我三个月投200万够不够维持?这种的基本也就废了。”

  而且即便是供应商的思维转变过来了,也要靠时间去打磨、保证商品质量。“给国际最顶级的奢侈品做制造的工厂,原来都是批量制造,现在突然改成柔性制造,团队、加工工艺都需要改。”

  这也让毕胜对记者调侃,必要创下了史上上线最慢的互联网公司记录——20个月。

  必要平台原本计划在去年11月上线,但当时正好赶上一个模具开废了,只好又等了40天。可在40天后,工厂工人春节放假了,想要上线只好等到春节后的3月份。但很快,新的问题又来了,必要第一个上线的品类是女鞋,原来的工厂做的是批量制造,也就是提前6个月生产,其中鞋底和鞋面需要6个月粘合晾干,但必要的模式是用户下单立马生产,中间没有晾干过程,结果鞋底掉了,只好又等工厂花了一个多月找到能够瞬间粘合的环保胶,产品才最终顺利上线。

  按照毕胜目前的统计,总共有1283个品类可以进行柔性改造。但不同品类的柔性化生产改造时间不同。

  毕胜坦言,在必要平台上,初期上线的品类差不多改了两年,这已经算是快的了。目前来看,即使像依视路眼镜的镜架到现在还只是半柔性,要改成全柔性估计还得三年。

  不久前,一家国际知名的化妆品公司要和必要合作。但被毕胜问及10月份能否上线时,对方的回复是不知道。

  “化妆品的柔性生产谁也没做过,你说油性皮肤给你配油性的,干性皮肤给你配干性的,男性和女性也不同,所以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上。我们能计划的,就是要不要上这个品类或者下一个品类。”毕胜说。

  先锋还是先烈?

  对于再次创业的毕胜而言,是否担心充当了C2M先锋的必要变成先烈?

  “肯定有担心,但是一步步来。”毕胜对记者坦言,现在每天都担心企业会不会有什么风险,虽然行业门槛已经很高了,但是还是会有不可预见的风险。

  “你说马云天天担不担心,肯定也担心。但是他摔一下,是星球大事儿,我摔一下,可能是互联网圈的事儿。我的想法是,我们只要方向对了,如果败了,我们做了一个最牛的事儿,我们要把C2M模式这一页翻开。”毕胜说。

  目前必要的月营业额在200万左右,毕胜对记者坦言,现在必要最担心的还是商家的问题。

  “互联网企业有一个引爆点,必要正在逐步朝那个引爆点进发,一旦到了,有可能像小米一样,一秒钟卖了40万副眼镜。但一旦那样的话,我们可能是接不住的,商家就会骂我们,用户也会骂我们饥饿营销。但是不到这个数又不行,必须这样。”

  因此,他认为必要平台现在最重要的仍是内功。比如用户体验被人吐槽;开发结构跟不上。我们技术人员将近40个人,现在已经7个品类了,分一下一个品类不到三个人,现在没办法,只能是“边赛车边换轮胎”。

  他透露,这次创业,自己没有和一向交好的雷军聊过,因为自己还没做出成绩来,“他毕竟是我们的老大哥,自己还没做出成绩来,你不好意思跟他说。”毕胜说,“但估计最近可以(联系雷军)了。”

    信息推荐